????朱元进了宫,去找她的齐焕吉再一次扑了个空,忍不住郁郁寡欢,失魂落魄的回了家。

????今天是腊八节,他还是带了腊八粥去的朱家呢,就指望朱元能够看清楚自己的心意-----他的确是很好色不错,可是却从来没有对一个人这么上心过。

????这么多年了,那些小娘子们一个个的见了他不是怕的失声痛哭,就是看见了苍蝇一样唯恐避之不及。

????可是朱元不是,那天在承恩侯府,她站在承恩侯府那颗已经被雪压得正快要弯腰的树底下,穿着一身柳黄色配茶白色的裙子,整个人在冬日暖阳下简直好似在发着一层荧光,她眉眼精致中透着一股逼人的灵气,是一种笼罩在云山雾罩之后的美,他站在桥上,简直看得呆住了,情不自禁便走过去跟她搭讪。

????他以为朱元会受惊吓,甚至可能会哭起来-----她身边什么丫头都没带,穿戴却并不逊色,能来承恩侯府,肯定也是个大家闺秀,遇见他这种一上来就讨好的登徒子,肯定是要吓坏了。

????可是没想到朱元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,听他说了几句话,眼里便放光的问他:“你是永昌公主的儿子?”

????小美人儿连这一管声音也好像是浸在水里的果子,轻灵如黄莺出谷。

????他立即便不断点头,并且开始循循善诱希望能够诱骗到这个年幼无知的小姑娘。

????朱元微笑,倒是也跟他说了几句好听话,而后说这里不方便,让他去前头那座院子里等着。

????当然,最终他没等到朱元,等来了一顿昏天黑地的棍棒。

????至于朱元?

????他连朱元的一片衣角都没看见!

????齐焕吉只是好色,又不傻,这前后左右一想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自己是被人耍了!而后再有一点儿细枝末节不清楚的,回去一问同样掉进水里被救了的贺二,立即就知道了朱元的身份还有这前因后果。

????原来是贺二设计朱元不成反被设计。

????他一时恨得牙痒痒,觉得这个小姑娘看着漂亮,但是不声不响的内里却着实是一头饿狼。

????但是一时又忍不住心驰神往-----他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标致又恶毒,心狠又手辣的姑娘,真是比他前几年混过的所有姑娘都让人捉摸不定。

????这种滋味实在是太难熬了,齐焕吉思来想去,最终还是跟永昌公主隐瞒了朱元设计他的事实,认下了自己在卫家四小姐房里的罪名,并且勒令贺二也闭嘴。

????贺二也的确没说----她自己身上一堆事呢,哪里还敢说出自己利用齐焕吉去害朱元啊?一旦说出来,别说嫁不嫁得成徐家二少爷了,能不能活着都是问题----永昌公主一定会毫不迟疑的宰了她的。

????可是一切后患都没了,永昌公主也好不容易都答应了,可齐焕吉硬是还没摸到朱元的一片衣角!

????上次来朱元是在外头,这回来朱元又进了宫.....

????得不到的才是最想要的,齐焕吉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朱元听说还是个出了名的大夫,连太后的头风病,当初也是她给治的,现在听说已经好了不少。

????这可真是个宝贝,可就是有些滑不留手的,让人抓不住。

????齐焕吉想着母亲的交代,心里暗暗下了决心,不管怎么说,以后这女人还是留在家里相夫教子就好了,何必去外头脸面那么难看的厮杀呢。

????他背着手正回了家,一眼便看见正在廊下逗鸟的母亲,站住了脚恭恭敬敬的问了声好。

????永昌公主看了他一眼,见他身后的丫头拎着食盒,便冷不丁问他:“怎么,又没见着人?”

????怎么,还端起架子来了?永昌公主心里有些不喜,公主府的公子看上了朱元,那是她的福气,还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人物了不成?

????还是在玩欲擒故纵那一套?

????现在的小姑娘,心思真是越来越多了。

????永昌公主不屑的哼了一声。

????齐焕吉蔫蔫儿的点头:“说是进宫去了。”

????进宫?

????永昌公主有些意外的抬了抬眼皮,有些诧异。

????她前脚才从宫里出来,这些天也时常进宫请安,自然是知道太后的头风病已经缓和了许多,正由胡太医和王供奉细心调养。

????按理来说,对于已经主动交出了方子的朱元,真太后应当不那么在意的-----其实嘉平帝也一直对于之前的事有心结。

????这位朱姑娘,怎么也不该再入宫了。

????否则岂不是明晃晃的在打静安公主的脸?

????想起侄女儿那个性格,永昌公主皱了皱眉,将手里的玉签子交给了身边随侍的宫娥,对齐焕吉说:“你好歹也是公主府的公子,身份贵重,岂可纡尊降贵总去寻她?再说,哪怕是做小一顶轿子抬进来,该跟长辈说的,也还是得说,到底人家之前也算得上官家千金么。这件事,你别再管了。”

????齐焕吉顿时就有些着急,瞪大了眼睛很是茫然的看着母亲:“怎么不管?!娘,你不知道,我.......”

????自己儿子的心思永昌公主怎么会不知道,看儿子这般热切,她忍不住皱了皱眉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:“你可消停些罢!没发现人家现在避着你么?虽然人家身份地位皆匹配不上,但是个女人便重面子,还是须得慢慢来,过些天,等过了年,我再开个春日宴,把人请过来,到时候问问她家里能做主的,事情也就定下了,何苦这么大冷天的一趟一趟的往外面跑?”

????这么大冷的天,实在是叫人吃不消,永昌公主让人将鸟儿给照看好,便转身进了屋子,齐焕吉亦步亦趋的跟进来,有些忐忑不安:“母亲,您可得悠着点儿说,朱姑娘是个烈性子,您别跟她硬着来。”

????永昌公主又气又笑,没想到儿子竟然还能说得出这番话来,戏谑的看了他一眼便摇头:“傻孩子,你不知道,不管我怎么说,但凡是她上道的,就巴不得答应你,她如今声名狼藉,进不得任何高门大户的门,遇上你是她的福气,她抓住你还来不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