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而且,清凉油这种东西啊,还有一些不太可描述的功效,就看是否有人能够挖掘了。”苏望泞忽然想到现代时候,清凉油可也曾一度是和邪恶用品挂上钩的,当初的她甚是不懂,等她点开新闻看到后,瞬间给她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。

????苏望泞随口的一句话,撩的江顾不上不下,可是经过刚刚的分筋错骨手,他却依旧不敢躁动,只能默默看着苏望泞一件一件收拾背囊。

????等不到苏望泞上床睡觉的江顾恨不得自己都钻入背囊,让他知乎后悔为何要去州府考试。

????别看收拾的时间挺久,但实际上苏望泞也只不过收拾出了两个行囊,重物和一些零碎的东西都在苏望泞的郑重考虑后放下了。

????包,是个好东西,这是个世界值得拥有。

????苏望泞的要求不太高,也不说什么专业旅行背包了,哪怕就是一个学生用的普通书包,都比这个破行囊来的实在。

????是又该和杨雪讨论一下各种包的出世与量产了。

????终究苏望泞将所有东西都堆放在了一起摆在了桌上最显眼的地方后,方才上了床。

????今夜月亮高高挂在天上,银色的光耀打落在外面的树上,透过树杈和零散树叶在地上形成了斑斑点点。

????苏望泞换了衣服钻入被窝便被江顾一把捞入怀中。

????“媳妇,床热了,我给你捂的。”江顾一脸摆功的模样。

????苏望泞无语,黑着脸直突突,这大夏天的,本来就很热,你给我暖炕?是不怕我中暑嘛?

????“起开,别挨着我,你个大火炉。”苏望泞一脚就要将江顾蹬开,但奈何江顾宛如一个八爪鱼,死死不撒手。

????江顾可是惦记这刚刚的躁动:“娘子给我说嘛,什么功效,你说好不好?”

????“闭嘴,睡觉。”

????“娘子,娘子你说嘛,说呀!”江顾在腾出了一只手,不停在苏望泞脸上点窝窝。

????夜深了,二人也总算是在知了蛐蛐的叫响中沉沉睡去。

????次日,不出意外的,二人双双起迟了。

????刘氏一大早起来就包了两碗小馄饨,原本是打算包饺子的,但想了想大早晨的吃饺子有些肠胃不受,就果断换成了小馄饨。

????吃饺子这个说法还是之前听苏望泞念叨过“出门饺子迎风面”的习俗,虽然她自己有些搞不太懂,这个习俗到底是从那来的,自己怎么不知道?

????以前家里贫困吃不起也就算了,但现在吃食上面,可万万是不会短了的,更何况泞丫头喜欢吃面食类,她自然是不遗余力。

????而且,只要是和吉利沾光的刘氏更是断不会错过,这毕竟可是江顾的第七次科考,家里确实是转运了,但是若再次因为那些明明之中的玄学因素而落考,刘氏不知道江顾该如何接受这种打击。

????苏望泞抱了抱巧姐:“要听爷爷奶奶的话哦,等三婶回来给你带省城的好吃。”

????巧姐亲了亲苏望泞的脸颊,一脸郑重的对苏望泞道:“三婶我会乖乖的,我不但会听爷爷奶奶的话,我还会帮爷爷奶奶算账呢。”

????“巧姐不要好吃的,巧姐要三婶快快回来哦!”刘氏抱着巧姐和已经上了马车的二人挥手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