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在座之人都知道,在古月世家有一个家奴叫做安通,根据镇寇司的调查,此人涉嫌勾结江湖大盗,谋害了主母一家。

????安通是什么人众人都清楚,那不过是一个小厮,不会丝毫武功,他能成功潜入灏景园,并且接连杀死数人便是多了一个帮手。

????不过古月世家却是极力否认这件事情,并且拿出了诸多证据,证明那就是镇寇司的一厢情愿,甚至还指出,黄崇圣为了给凌烨脱罪,不惜编造出一个故事。

????但现在刘波的出现,却让众人惊诧万分,公堂之上顿时议论纷纷。

????面对年运盛三人,小飞轻描淡写说道:“这位刘波的供词我们镇寇司提前取得了,现在就呈现上来,至于安通,根据其供述,应该是在安林城附近的未名村里,而且被人连夜擒拿带走了。”

????年运盛和范亭正面面相觑,但左师道却紧跟着问道:“是什么人带走的?”

????小飞心领神会地回道:“这些人就是古月世家安林城的一个分舵,舵主叫做古月千秋,是古月世家的一个偏远分支。他们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,但却没想到天网恢恢。”

????随着小飞打了个指响,几个镇寇司的护卫将一个五花大绑的少年给带了上来。

????“他叫做苏沫儿,是古月千秋妻家的一个子侄,在分舵中任命前哨,那天因为走得慢,这才被我截获了,昨天什么都招了,供纸还请大人过目!”

????说罢,小飞再次递上了一张画押供纸,这回人证物证都齐全了。

????“你胡说!你怎么能证明他就是古月世家的人?你以为随便找个小子便能顶罪吗?”

????古月少辉一跃而起,一剑竟然就这么刺了过去。

????此刻苏沫儿距离古月少辉不过数尺,这一剑极为凌厉,其他人想要解救估计都来不及。

????此刻距离苏沫儿最近的除了两个护卫,便是小飞,但他们却都不在古月少辉眼中。

????“想要杀人灭口吗?”小飞冷哼一声,随后竟然一道剑影挥出,古月少辉顿时感到眼前一花。

????不得已,古月少辉只能挥剑防御,原本以为小飞毫无内力,这一剑不足为虑。但可惜现实再次重重打了他的脸。

????古月少辉的佩剑瞬间粉碎,身子也如坠落的流星一般向后摔了过去,重重撞击在墙壁上,留下了一个大坑。

????古月少辉当场便昏死了过去,嘴角是带着血沫的痕迹,显然这一撞让他受了内伤。

????小飞淡然收回了长剑,那是一把普通的佩剑,凡铁所制,但却将古月少辉这位少家主给打飞了出去,连他手中的宝剑都化为碎片。

????“你看到了,古月世家根本不会放过你,即便是养的一条狗,时间长了都会有感情吧,但古月家的人,却根本不懂什么叫做感情。”

????小飞对着苏沫儿悠悠说道,语气虽然随意至极,但话里的意思却如同一把利刃。

????苏沫儿狠狠吐了口唾沫,指着古月少辉说道:“我十二岁就为他们家卖命,但现在却问都不问一声,一剑就刺了过来,我去你奶奶的!我有证据,证明他们的罪行!”

????苏沫儿是分舵的前哨,这个职位可以接触一点机密,但不会太多,但他又是古月千秋的内弟,这样的话,他却知道了很多事情,包括那封密函。

????随着苏沫儿将一些秘闻讲了出来,其中涉及的都是古月少辉。古月惊天闻言便霍地站了起来,双目赤红地看着小飞,而这时蔡千洲却说话了。

????“原来这其中还有这种隐情,真是不来看审都不知道啊,我一定要请奏天子,谁种的恶果,便让谁吞下!”

????蔡千洲的话还是十分有威慑力的,一定程度上,这位八城城主便主宰了一半江山,不然古月世家也不会千方百计巴结。

????古月惊天转头看向了古月少辉,狠狠说道:“没想到我古月惊天磊落一世,竟然养出了这样一个逆子,实在可恶!”

????说话间,古月惊天竟然一下拔出随身佩剑,一下飞射到了古月少辉体内。

????这个举动再次震惊四座,这个也太狠了吧。堂堂古月世家少主,就这么毙命当场?

????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,古月惊天几步来到蔡千洲面前,一下竟然拜了下去,啼哭道:“老朽无能,养出了这样一个阴险狠毒的逆子,差点冤枉了好人,这件事情的确是我不查,甘愿领受蔡城主任何处罚。”

????这招弃车保帅直接让蔡千洲苦笑不得,这个老狐狸太可怕了,为了保命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,不过那些事情的确都是古月少辉经手的,现在人家儿子都死了,还审问什么?

????小飞和黄崇圣也对视一眼,均是表示无奈,他们一直在古月世家面前演戏,甚至连卓君瑶等人都隐瞒着。什么终日颓废和借酒消愁都是假象,目的就是为了迷惑古月少辉,转移他们的注意力,让他们以为胜券在握,他们这才能逆转成功。

????但他们却没想到,古月惊天关键时刻却果断狠辣,连自己的亲儿子都能舍弃。

????黄崇圣此刻却看向了证人那边,对着缪点睛说道:“这不是还有一个证人嘛。如果说古月少辉的口供是假的,那么这位证人的证据和供词也要存疑。”

????缪点睛是天眼师爷,他为官府勘验过的无数的案子,赢得了民间的美誉,但在这件事情上,他的勘验结果的确出现了问题。

????缪点睛虽然脸色未变,但喉结却不断上下移动着,语气有点急促说道:“我为皇城办案这么久,从未有过错案,这里面一定是古月少辉太过奸诈,现场伪装天衣无缝,害了我一世英明。”

????“哦?确实如此吗?”黄崇圣站了起来,走到缪点睛面前,紧紧盯着他的眼睛说道。

????“确实如此,你们不信,可以找其他仵作查验,我愿意配合!”缪点睛信誓旦旦道。

????黄崇圣没继续说下去,蔡千洲却走到了大堂中间朗声道:“明儿是我的爱妾,陪伴了我十年,今天便要这个案件水落石出,并且要凶手伏诛!给我的明儿一个交代!”

????这一句交代四座听得清清楚楚,可是却也让人胆战心惊,特别是古月世家的那群人。

????缪点睛感受到这股气场,心里更虚了,但嘴上却依然强硬:“还请蔡城主明鉴!”

????蔡千洲微微一笑道:“今日我前来,还带了一个人,希望可以引荐给大家。”

????随着门外之人被广陵城剑客推进来后,缪点睛一下便瘫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