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夜空撒落的月光照亮了阁楼,房间中涌了三名男子与一名女子,房门外站满了今夜前去路洲行宫相救的黑衣男子。

????他们脸上的黑巾已摘除,露出刚毅面容,竟然是那日城墙上的将士,尽管多数人身上已有伤痕露出,可此刻他们的目光焦急地望向紧闭的房门,担忧着里面情形。

????慕云栖双目紧闭躺在榻上,她胸口的箭已被拔出,此刻已缠上白纱,白纱血迹很快浸湿出来,染红了它。

????“栖儿所中何毒?”慕云澈看向落座榻边的一容,面上着急。

????“此毒我从未见过,还得在琢磨一番。”一容一脸凝重说道。

????“此毒乃三日殇,如它此名一样,中毒后三日若未解便会毒发身亡。”宫桓立身窗棂边,负手看向窗下风光。

????慕云澈快速跨步到他身旁,看向他问急道:“三日?皓月宫可有此解药?”

????宫桓回过身扫过他看向榻上的女子,道:“三日殇乃连朝皇室之物,天下唯有连朝皇室之人可有。”

????皇室密药怎会那般容易有解药,若要寻得解药唯有找出下毒人,不用多想也知此毒属北约太后所下,为了她的儿子,她想要杀了慕云栖,毫不意外。

????“难道就寻不出解药了?”慕云澈吼道,看着榻上那苍白的女子,心痛不已。

????“要在三日内寻出解药根本不可能。”一容站起身来看向宫桓,既然太后想要她死,就肯定不会有解药在边境,先不说太后可否会交出解药,就连要回到帝都来回最快也要十五日。

????“我已将她血脉封住,先将她放去冰窖,待宫然回来再前往连朝寻出解药。”宫桓走到榻边打横抱起她,看了眼立身一旁的琳琅,道:“你速去寻回宫然。”说完便抱着女子迈步离去。

????琳琅点头离去,身影隐入黑夜下。

????慕云澈看向宫桓离去的身影,心中多番思量,看着大大敞开的房门,道:“想法子将消息放给顾寒轩,栖儿根本等不到从连朝寻回解药,只能让他去太后那里寻出解药。”

????“眼下也只有此法或可救小姐。”一容赞同道,慕云栖血脉已封住,在冰室或可撑过十日。

????房外站在前面的几名男子进屋,与慕云澈围在一起,商量着如何将消息传至路洲又不会暴露行踪。

????宫然回到阁楼便立马来了冰室,当他踏步进入冰窖便瞧见了冰石上平躺的女子,透亮冰块上她一袭红衣如镶嵌入石的雕像。

????宫桓负手立身冰石边,看向慕云栖不语,背影看起来如这冰室般寒冷。

????“二哥。”他走上前去,看着冰石上的慕云栖,道:“眼下她已中毒,若毒素流入全身血脉,吟洛之毒便无解了。”他的目光看向一旁男子,面上流露担忧。

????宫桓侧首看向他,蹙眉问道:“你所言何意?”

????“眼下唯有将她之血放出,这个月的月圆之日融进吟洛体内,待寻出解药解了她的毒,再以她之血去救吟洛。”宫然此刻说的肯定,从他听说慕云栖所中之毒时,便已派人知会吟洛往边境赶来。

????“她今日已失血过多,若再放血出来,恐怕根本等不到解药。”宫桓不忍说道。

????“二哥,若等到她毒素深入又无药可救时,吟洛的毒就再也无解了,若现下将她血放出,或还可缓一缓吟洛之毒。”宫然急色道,抽出脚踝的匕首,摊放在宫桓面前。

????宫桓看着匕首,心头沉思,当年母后被白繁夕以血为引种下奇毒,那年吟洛出生,母后难产而逝,从那以后娘胎里的毒素每逢月圆时便折磨着她,令她痛不欲生。

????回想起母后生前与吟洛月圆夜所受之痛,他心间的柔软慢慢退去,看向冰石上女子的目光也渐渐多了几分寒意。

????见他接过匕首,宫然立马跑出冰室,片刻后,他手里拿着器皿走进来。

????“二哥?”他见宫桓手拿着匕首神色游离,目光涣散。

????宫桓收回思绪,心间溢起钝痛,看向慕云栖苍白的面色微微疼惜。

????此刻宫然不禁有些不解,明明二哥自小最宠爱的便是吟洛,每次吟洛毒发的时候他恨不得替她去承受。

????当初刚收到消息知晓白繁夕之女还活在世上时,那时候二哥是那般迫切地想要将她擒走为吟洛解毒。

????眼下若将她未染毒素的血放出,或许她会因失血而亡,但吟洛便可撑上一些时日。

????待慕云栖的毒素深入经脉,三日后如果还未能寻出解药,那么世上便再无人可救吟洛。

????可二哥如今犹豫的神色告诉他,慕云栖在他心底是否已有所不同。

????“二哥别忘了,她是白繁夕之女。”宫然声音有些冷,似乎刻意告知着他什么。

????宫桓终是拿起匕首走向她,抬起她的手腕将她衣袖挠起,她手臂上的守宫砂直直落入他的眼里,他双目微眯,再次犹豫起来。

????浮想起母后的去世,吟洛之痛。他狠下心将匕首在她腕上划过,殷红鲜血顺着她手腕滴落入器皿。

????当他的手触碰到慕云栖的身子已冷如冰石,他的心一阵一阵痛起,看着那直流的鲜血,仿若是从他心底流出来般,那切肤之痛锥心刺骨。

????路洲行宫中,顾寒轩孤身站在观望台,他思绪里还浮想着今夜那幕。

????慕云栖挡箭的那名男子应该就是她心之所爱吧,妄他还自欺欺人的以为她是真的厌恶皇宫。

????多么讽刺啊,她当着他的面拿命去救别的男子。

????他不由大笑出声,对着明月发出凄凉又嘲讽的笑声,那声音从上传至下方将士耳中,众人相视对看,面上浮起凝重之色。

????顾寒毅快步上了观望台,走到他身旁道:“今日放箭之人已招认,乃太后授意。”

????他双目痛苦闭上,其实他心中早已猜出,他的母后恨不得将慕云栖除之而后快。

????“可追到踪迹了?”

????见久久未曾听他回答,顾寒轩侧首看向他,见他的面上的神色带着不安,问道:“怎么?难道还有什么不能说?”

????“接到消息,皇后中的箭上有毒。”顾寒毅低头说道。

????“中毒?可知何毒?”他霍然转身,凝视着顾寒毅的身影,心中隐隐升起恐慌。

????“三日殇。”

????顾寒轩的身子一个趔趄,他的手扶住观望台的护栏,心中突然窒息般一片空白。

????过了片刻,他快步下了观望台,背影匆忙又孤寂。

????他愿意为了她,倾其所有。他不希望如父皇那般,日日月月承受着心中爱人逝去的悲痛,既无法忘记又饱受相思之苦。哪怕她不愿意留在他身边,他只要她好好活着,只求她能好好活着。